【淘寶傢俬集運】美團小妹(短小説兩篇)

朱士元,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,江蘇省作家協會會員,江蘇省微型小説研究會副會長、淮安市微型小説研究會會長。曾在《清明》《雨花》《芒種》《百花園》《長江文藝》《山東文學》《天津文學》《文學港》《佛山文藝》《小説月刊》《紅豆》《延安文學》《文學報》等報刊發表作品230多萬字。出版小説集《面對一朵花微笑》等12部。曾先後5次獲吳承恩文學獎。2016年7月,微小説《多變的戒指》榮獲“‘中駿杯’《小説選刊》雙年獎(2014—2015)‘讀者最佳印象獎’”。另有多篇作品被翻譯到瑞士、加拿大、泰國、澳大利亞等國家。有多篇作品被《小説選刊》《小小説選刊》《微型小説選刊》等選載。

美團小妹

烈日下,大地像着了火一般,逼得人透不過氣來。從臉龐擦過的點點微風似針刺一般,讓人一陣比一陣難受。

喂,請問這裏是王先生的家嗎?一位渾身上下裹得嚴嚴實實的美團外賣小姐敲了敲門問。

是的,是的,我來開門。王先生邊説邊打開了門。

這是您要的東西,請收下。

好的,謝謝!

那我走了。

哎,姑娘,請進來喝口水吧。天這麼熱,你們也真夠辛苦的。

沒關係,謝謝!我走了,還有人等着我送呢。

那好,那好!

走下樓梯的李紅英,心裏“撲通撲通”地跳個不停。幸虧他沒認出我,要不多難看啊。

讀高一的時候,王老師就是她的英語老師,一直教她到高二,高三換了老師。

那時,李紅英的幾門功課都很好,王老師經常誇她將來一定能考上好大學。

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讓李紅英的大學夢破滅了,再也沒有走進大學校園門的念頭了。

高三上半學期快結束,一場車禍奪走了父親的生命,母親受到刺激整天東跑西顛的,不得不跟在她的後邊。

含着眼淚的李紅英,離開了校園。老師同學也都勸她繼續讀下去,她實在是沒辦法的,把讀書的機會留給了弟弟。

母親的病稍稍好轉些,李紅英就到一家商場打工了。每個月的兩千多塊錢只能夠維持全家的生活了。

媽媽不讓她去打工,説就拿你爸爸的撫卹金用吧。李紅英沒有同意,説爸爸算的那些錢留給弟弟將來用。

那天,外賣小哥給李紅英她們幾個送快餐。李紅英問那個小哥,每個月能掙多少錢工資。

外賣小哥説,幹這個活很吃苦,每天手不停腳不住的。每月工資呢,四千到五千,或者更多,那就看你每天能跑多少單。

小哥哥,你們那裏女的要不要?

要,以前來過一個,沒跑3天就不幹了。

你看我行嗎?

行是行,就看你能不能吃那個苦了。

我不怕吃苦,只要能多掙點錢就行,我什麼苦都能吃的。

那好,你把手機號碼給我,我來給你介紹一下,你等我電話。

謝謝你,小哥哥。

不客氣。

沒過兩天,那外賣小哥打來電話,讓李紅英過去上班。

來了個小美女,每個人的眼裏都放出了異樣的光芒。組裏12個人,也就李紅英是個女的,男哥們都投去了關愛的笑容。

剛開始,李紅英不知道接到單子怎麼去送,她讓介紹她進來的那個外賣小哥帶着她送了好幾趟,自己一分錢工資也沒要,全給了那個外賣小哥了。

很快,李紅英對周圍的道路、小區、機關單位基本熟悉了。她按時將快餐送到客户手中,贏得了好多個點贊,每月獎金就拿200多呢。

幾千塊錢的工資打到了卡上,李紅英真沒想到自己一個月會掙這麼多。她自語道,吃點苦值的。

那天下午開完會,外賣小哥問李紅英,你也是個落榜生吧?

不是,我是家裏遭難半途而廢的。李紅英回答道。

小妹妹,你別看我們這個組的年輕人除了能掙錢,還有大夢想呢?

大夢想,什麼大夢想啊?

你別看他們啦,全是落榜生。大家都有個志向,明年一定要考上好的大學。大家白天送快餐,晚上都忙着複習呢。

忙着複習?不累嗎?

怎能不累呢?不過,有了夢想也就不累了。晚上覆習遇到難題,第二天大家就會一起討論給解決了。

真是有志氣的外賣小哥啊。哎,你看我剛讀完高二能行嗎?

行,你把高三課程看一遍,然後我來幫你講解,一定能成功的。

兩年後,李紅英和外賣小哥一起走進了大學的校門,那可是他們夢想中的校園啊。

聽説李紅英考上了大學,高中老師們都感到特別奇怪,竟有這樣的事?

那天,李紅英去看王老師,向王老師報個喜。

王老師見到李紅英忙問,紅英啊,那天你給我送快餐,我一開門就認出是你,害怕你有想法,只想讓你進屋喝口茶。

謝謝老師!李紅英説。

紅英啊,你半途輟學,我一直為你惋惜啊。

老師,這我是知道的。

紅英啊,和你一起來的這位是誰啊?王老師問。

王老師,我是一名外賣小哥!外賣小哥回答道。

不錯,不錯。

王老師,他是我的男朋友,和我一起考進了同一所大學。

真是雙喜臨門啦。祝賀你們!

謝謝王老師!

最後一個饅頭

漫山遍野,覆蓋着厚厚的積雪。已經下了兩天一夜的大雪還在瀰漫着,沒有一點兒想要休息的意思。

抬眼望去,連一隻鳥兒也見不到了。那山巒,起伏蜿蜒,似銀蛇,似溪流。

肩負探路任務的唐明跟着班長向着山頂進發,大雪擋住了他們的去路。作為工程兵,遇到大雪封山的事是常有的,可這一次他們再無法前進了。

雪坑裏,班長衞林對唐明説,天氣預報只説是小雪,沒想到會下這麼大,還在不停地下着。

是啊,天氣預報説是小雪,怎麼成了暴雪了呢?唐明回答道。

任務,是到四千米高的山頂去尋找安營紮寨的地方,為工程人員到這裏來架設高壓電塔做準備。

工程,就是要把電線送到一個村寨。

臨行前,連長對衞林説,山高路陡,任務艱鉅,一定要小心,確保安全。

請首長放心,我和唐明是老搭檔了,已不是一次爬山過坎了。我們一定圓滿完成任務。衞林向連長保證道。

想到這裏,衞林看了看唐明,想説點什麼又把話收了回來,只是呆呆地看着從空而降的大朵大朵的雪花。

上山前,唐明收到父親發來的一封電報,告知母親病危,望兒速歸,不可耽擱。

手捧電報的唐明,急得眼淚在眼裏直打轉。他知道,回去就不能參加這一次探路任務了,不回去母親的病又到了這個程度,到底該怎麼辦呢?

唐明,我已為你請好了假,你明天就準備動身吧。衞林來到唐明面前説。

班長,我不回去,我要和你一起上山探路。唐明回答得很乾脆。

那怎麼行呢,母親病危,哪有兒子不回去看望的理由呢?

班長,我們的任務也就兩天時間,等完成任務我立即回去,這不就兩全齊美了嗎?

萬一等不到兩天後,你就要後悔一輩子啦。我看啦,你還是回去,你的任務我另換一個人。

不行,班長,你不常説我們兩人是老搭檔嗎?我要和你一起上山,完成了任務我就回去!

唐明,你——從雪坑裏站起來的衞林正想説點什麼,可還是把話收了回來。

班長,我知道你想説什麼。唐明轉過臉來對着班長,遇上這樣的雪災,是我們都沒有想到的。

可你——

你不要為我想得太多,我——

我,我不應該讓你——

你想多了,班長,誰讓我們是好搭檔呢?

雪坑裏,衞林和唐明已經兩天沒有吃東西了。他們預感到老天不會讓他們活着下山了,可能要永遠留在這高山上。

唐明,我們被困在這裏已經四天了,山下的人又無法上來救我們。我們已經兩天沒有吃東西了,我這裏還有最後一個饅頭,你拿上它下山!衞林用命令的口吻説。

不,班長,最後這個饅頭還是留給你,你帶上它下山,我在這裏等山下的人上來救援。唐明毫不猶豫地説。

不行啊,我的身體有殘疾,沒有你體力好,你一定要下山。

班長,你——

你不要再説啦!

這是班長和唐明的最後對話,唐明靠着班長送給他的最後一個饅頭,用盡了最後的力氣下了山。可班長,卻永遠地留在了山頂上。

班長被安葬在了山坡上,那巍峨的電塔聳立在他的墳前。這,可能是讓衞林最欣慰的了。站在班長的墳前,唐明感到最能對得起班長的就是他已為班長守墓三十四年了。他能讓班長天天看到自己,自己天天看到班長,這可是一生中最大的滿足。

那是在完成任務的第二年,唐明花了近一年的時間,找到了班長的家人,他要去代班長為老人盡孝,可兩位老人因病已早早地離開了人世。

班長的家人對唐明説,兩位老人都未能見上兒子最後一面,深為遺憾啦。可,可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啊。

唐明在班長家人的帶領下,來到了兩位老人的墓前,代班長為兩位老人燒了紙,磕了頭。

三十四年前,唐明提前退了休,從內到來到了新疆,來到了班長的墳墓旁,蓋起了三間房子,住了下來。他的心願就是要為班長守一輩子墓。

自打來了以後,唐明每年的清明節都要為班長送上一個大饅頭。那饅頭,是他不讓班長再餓肚子。

長年的勞累,唐明的身體被越來越多的疾病纏上身。當地政府勸他回內地居住,這裏會安排人為班長守墓的。

唐明説,只要我還有一口氣,我一定要陪伴在班長身邊。

唐老啊,我們也考慮過你的心情,就讓你的兒子來我們這裏工作吧,讓他代為你守墓。你看行嗎?

老人深情地點了點頭。

雪又下起來了,這是今年的第一場雪。唐明領着兒子來到衞林墓前,説,兒子,他就是你的父親,你要為他繼續守好墓啊。

會的,我會守好的。兒子點了點頭説。(朱士元)

融媒體編輯 潘永勇